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苏)-非经营性-2016-0073  药监局投诉举报电话:12331 EN
您的位置 :  首页  >  介入治疗 > 微创治疗
现代肿瘤微创治疗进展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2-19 点击量: 1605

内容摘要微创医学和生物医学己成为世纪医学发展的两大趋势和热点,微创治疗精确定位、精确治疗,创伤小、恢复快、痛苦轻,疗效确切。继以全身水平的生物基因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通过肿瘤宿主防御机制或生物制剂的作用以调节机体自身的生物学反应,抑制或消除肿瘤,减少了肿瘤的复发,改善了患者的生存质量。现代肿瘤微创治疗进展主要表现为以下五大方面微创治疗与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多种微创治疗方法序贯联合治疗肿瘤微创淋巴结清扫根治性肿瘤微创治疗肿瘤局部灭活、区域性或器官水平肿瘤的灭活联合个身系统多层次治疗人性化、理性化治疗。微创治疗联合生物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的新模式将成为新世纪肿瘤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肿瘤微创治疗进展

微创医学和生物医学己成为世纪医学发展的两大趋势和热点,是肿瘤综合治疗手段中的重要部分。现代肿瘤微创治疗是在医学影像学的基础上,以影像设备和技术为定位、导向,集先进的医学影像技术、药物治疗、生物、基因技术和高新医疗科技如射频消融、粒子植入、激光、超声聚焦、内镜、腔镜、光动力治疗等为一体,具有精确定位、精确治疗、创伤小、痛苦轻、疗效确切等优点的现代肿瘤治疗方法。随着新世纪的到来,肿瘤微创治疗密切结合手术、化疗和放疗三大传统肿瘤治疗手段,在设备、材料以及技术、方法等各方面均焕然一新,其依赖高新科技迅速发展,显示出广阔的前景与十足的动力。

21世纪的肿瘤微创治疗已由传统的肿瘤介入放射学发展为工微创治疗、微创治疗、超声微创治疗、微创治疗、内镜及腔镜等微创治疗,涵盖了药物治疗如溶栓、化疗栓塞、消融治疗、药物及生物基因治疗的微创导入等多种治疗方法。随着现代影像技术发展和人们的健康概念、卫生保健意识的变化以及对生活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微创治疗已成为肿瘤治疗领域最为活跃、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一个新兴专业之一「」。目前,肿瘤微创治疗大体分为血管性微创治疗与非血管性微创治疗两大类。前者包括血管内药物灌注术、血管内栓塞术、血管扩张成形术、血管内支架植入术、腔静脉内过滤器置入术等。后者包括消融治疗物理消融,如射频、冷冻、激光、微波、高强度聚焦超声等化学消融,主要制剂有无水乙醇、乙酸、细胞毒性化疗药物等、放射性粒子及药物粒子组织间植入治疗、腔镜治疗包括胸腔镜、腹腔镜技术及光动力治疗、内镜治疗、腔道扩张成形及内支架植入术等。

纵观当今肿瘤微创治疗发展的现状和趋势,21世纪本学科的纵深发展立足于肿瘤综合治疗的背景以及进一步提高疗效的前提,突出的表现为以下六大特点。

一、微创治疗与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

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是指根据病人的身心状况、肿瘤的具体部位、病理类型、侵犯范围和发展趋向,结合细胞分子生物学的改变,有计划地、合理地应用现有的多学科各种有效治疗手段,以最适当的经济费用取得最好的治疗效果,同时最大限度的改善病人的生活质量。

肿瘤的复发及转移是一个多步骤、多因素参与的及其复杂的过程「」。近年来关于肿瘤干细胞的研究表明肿瘤放、化疗减负荷后复发及转移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于瘤负荷减低后肿瘤干细胞的比率明显升高,干细胞在一定条件下继续不断分化与增殖,从而导致新瘤体的生长。因此,针对肿瘤干细胞选择性靶向治疗成为近年来研究的热点,等均提出了靶向杀灭肿瘤干细胞的理论以及进行前期的研究工作。的研究显示利用现代先进影像学手段特别是分子影像学的方法可以检测到肿瘤干细胞,为肿瘤干细胞的靶向治疗提供了更多的依据。以微创治疗为主的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的重要理论学基础在于肿瘤减负荷如放、化疗后通过微创治疗的方法直接灭活包括肿瘤干细胞在内的肿瘤残留灶,从源头上灭活肿瘤病灶并有效地预防肿瘤的复发与转移。

以微创治疗为主的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充分依据肿瘤干细胞参与肿瘤复发与转移的机理及细胞分子生物学行为改变的相关理论,兼顾了局部与全身并重、成本与效果并重、生存率与生活质量并重以及分期治疗、个体化治疗和不断求证的原则。同其它肿瘤治疗方法一样,微创治疗与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的适应证也逐渐系统化、规范化、科学化。目前以微创治疗为主的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主要包括以下四大方面。

一微创治疗联合化疗

针对化疗敏感或中度敏感的实体肿瘤的微创治疗。

部分肿瘤如小细胞肺癌、翠丸癌等对化疗较为敏感,常规化疗缓解率高,然而也存在较易复发和转移的生物学特性。全身化疗减负荷后肿瘤复发及转移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于缩小瘤体内肿瘤干细胞的比率明显升高,干细胞在一定条件下继续不断分化与增殖而导致新瘤体的生长。全身化疗减低瘤负荷后,通过微创治疗的方法直接灭活包括肿瘤干细胞在内的残留灶,从源头上可以进一步灭活肿瘤病灶并有效地预防肿瘤的复发与转移。部分对于多次规范全身静脉化疗后局部复发的此类肿瘤,通过微创治疗的方法仍可以灭活复发灶,既可以有效的减低肿瘤负荷,又可以避免继续化疗所致的不良反应、明显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对于部分对化疗中度敏感的实体肿瘤,经导管灌注化疗为近年来较为成熟的方法,如肠癌肝转移的肝动脉灌注化疗、失去手术切除机会的乳腺癌的区域性灌注化疗以及头颈肿瘤的颈外动脉灌注化疗等。为了提高抗癌药物在肿瘤局部的有效浓度,对于浓度依赖性的抗肿瘤药物,局部药物浓度是决定疗效的最关键因素之一。选择性动脉插管将化疗药物经肿瘤供血动脉直接注入肿瘤组织内实现局部灌注化疗,可以大大提高肿瘤局部药物浓度,减少血药浓度,从而提高疗效、减轻不良反应。目前,局部动脉给药的条件是①肿瘤局部侵犯为主,少远处转移,如经导管动脉灌注化疗较适合肠癌肝转移患者的治疗②给药动脉主要供应肿瘤而较少供应正常组织③所用抗癌药物局部组织摄取快,全身灭活或排泄快,特别是药物第一次通过肿瘤时可被部分吸收。

药代动力学研究表明经导管动脉灌注化疗使药物首先进入靶器官,靶器官内的药物药物分布量不受血流分布的影响,同时靶器官的首过效应使其成为全身药物分布最多的部位。需强调和说明的是经动脉插管灌注化疗前,需确定肿瘤的病理性质,选择对肿瘤敏感或相对敏感的浓度依赖性化疗药物,化疗方案一般参照静脉全身化疗方案,化疗剂量不应超过全身化疗一个疗程的用药量,如应用动脉药盒导管系统,则可方便长期动脉化疗给药。

针对化疗不敏感肿瘤的微创治疗

针对化疗不敏感的肿瘤主要为实体瘤是由于多数瘤细胞处于非增殖的期瘤负荷愈大,增殖比率愈低,细胞所占比率愈高。对于此类肿瘤,通过微创的方法对其进行灭活,局部肿瘤的直接灭活可以使残存肿瘤细胞的生长周期重新分布以及依氧状态发生改变,通过进一步的化疗可以明显提高化疗药物杀伤残存肿瘤细胞的比率。经过多程全身静脉化疗之后无法进一步缩小的肿瘤,也可以通过微创靶向治疗对其进行灭活,使残存肿瘤细胞的生长周期重新分布以及依氧状态发生改变,通过再程的化疗提高化疗药物杀伤残存肿瘤细胞的比率。对某些实体肿瘤进行物理或化学消融、充分减轻或去除瘤负荷之后,再通过全身静脉化疗的方法可以进一步消灭残留的肿瘤细胞,巩固和提高微创治疗的疗效。

对于部分对化疗不敏感的肿瘤如原发性肝细胞癌,经导管将化疗药物和栓塞剂通过肿瘤供血动脉注入到肿瘤组织,一方面使肿瘤供血动脉栓塞,造成肿瘤组织缺血、缺氧而坏死,另一方面使化疗药物以较高浓度、较长时间停留于肿瘤组织内,明显提高了作用于肿瘤细胞的有效药物浓度,并延长了药物与肿瘤组织的作用时间,疗效较单纯灌注化疗及单纯栓塞明显提高。同时,器官水平的栓塞化疗可以降低体循环的药物浓度,以较低的全身毒性作用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

二微创治疗联合生物免疫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一肿瘤治疗的新模式

肿瘤微创治疗联合生物治疗逐渐成为世纪肿瘤治疗的一种新模式,我们采用微创治疗的方法充分减轻或去除瘤负荷,甚至达到临床治愈临床症状消失、影像学显示病灶活性消失、相关实验室检查阴性,然后联合肿瘤生物免疫治疗进一步消灭残留的微小肿瘤病变,巩固和提高微创治疗的疗效、在最大程度上提高机体的免疫力、预防肿瘤的局部复发和有效控制转移。

如果说微创治疗消灭的是宏观的影像学所能观察到的病变,生物免疫治疗则主要是消灭影像学上无法显示的亚影像学的肿瘤病变或微小病变。微创治疗在通过抗肿瘤血管治疗或局部直接的物理、化学破坏对肿瘤组织进行最大程度上的杀伤或灭活之后,进行生物免疫治疗,调动或加强机体免疫系统,提高机体的免疫能力,消除残余的肿瘤细胞,尤其是具有较强分化、增殖能力的肿瘤干细胞,以达到防止肿瘤局部复发和转移的目的,进一步提高肿瘤治疗的效果「」一「。目前,生物免疫治疗的主要途径包括、细胞因子疗法如工一,工一丫,工一。,一。和一等,通常可改善免疫系统发挥抗肿瘤免疫效应的条件、肿瘤疫苗疗法应用体外负载肿瘤抗原的疫苗,通过优化抗原提呈来激活免疫系统,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抗肿瘤免疫等、抗肿瘤效应细胞疗法细胞过继免疫治疗注入大量己经被激活的抗肿瘤活性细胞,可以产生特异性抗肿瘤免疫工也可以产生非特异性的抗肿瘤免疫细胞。抗肿瘤效应细胞主要包括抗原激活的杀伤细胞,细胞毒性淋巴细胞,激活的杀伤性单核细胞,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自然杀伤细胞,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工「。生物免疫治疗是治疗微小转移灶和防止复发的有效手段。分子靶向治疗目前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包括抗肿瘤抗体、酪氨酸激酶的抑制剂、血管生成抑制剂、细胞分化诱导剂等,利用抗体或受体的特异性作为“生物导弹”的导向系统治疗肿瘤,如第一种治疗进展期肝癌的分子靶点药物索拉非尼通过在激酶和受体酪氨酸激酶一和一水平阻断途径,来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和血管生成。微创治疗在减轻或去除肿瘤负荷的基础上联合生物免疫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进一步消灭残留微小病变,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提高疗效,甚至可达到治愈的目的。

三微创治疗联合外科治疗

微创治疗联合外科手术有助于术前减轻瘤负荷,可以有效的解决术后残留、复发或再发的问题,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肿瘤较大不适合首期进行手术切除的病例微创治疗联合外科手术治疗的手段,可以使无法切除的肿瘤病灶通过局部栓塞化疗的方法实现病灶缩小、局限,以达到可以手术切除的条件。目前最成功的范例体现在大肝癌的综合治疗中,并由此提出了“肝癌期切除”的概念,即对无法切除的大肝癌,经各种方式的介入微创治疗争取肿瘤缩小再进行手术切除,提高了无法手术切除大肝癌的切除率。同样,对于头颈部肿瘤,往往通过局部栓塞化疗的方法可以明显使肿瘤缩小、局限,减少了外科手术切除的风险,增加了手术切除的成功率。体质耐受较差无法进行手术以及拒绝手术的病例微创治疗具有创伤小、疗效明显、可重复性高的显著优越性,能够显著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更易为肿瘤患者所选择、接受。术后残留、复发或再发的病例切除术后肿瘤残留、复发或再发的病例,通过现代精确的影像导向对局部残留灶、复发灶或再发灶进行消融治疗物理消融或化学消融、化学性或放射性粒子组织间植入,直接灭活病灶,进一步减低瘤负荷、减少肿瘤进一步发展、播散的机率

四微创治疗联合放疗近年来关于微创治疗联合放疗的研究主要体现在射频、微波等热治疗与放疗的联合应用。体内外的实验证实,加热和放射综合治疗的效应主要是增敏效应,其中包含两种机制①热直接杀伤杀伤肿瘤作用。缺氧细胞和期细胞对放射呈抵抗性,而热对这两类细胞均有损伤作用。因而加热和放射的杀灭作用互补。②加热能增敏放射的肿瘤杀灭效应。这是因为加热能使期细胞的放射敏感性增强,还能抑制放射损伤的修复。报告了动物移植性乳腺癌的实验结果,比较了单次照射,单用加热摄氏度分钟和联合加热同前三组的肿瘤控制率,它们分别是,,和,提示加热有放射增敏作用。针对放疗敏感的实体肿瘤,减负荷后残留灶内肿瘤干细胞的比率升高为复发及转移的重要因素之一,缩小瘤体内肿瘤干细胞在一定条件下继续不断分化与增殖,从而导致新瘤体的生长。同微创治疗联合化疗的机理相类似,放疗减低肿瘤负荷后,通过微创治疗的方法直接灭活包括肿瘤干细胞在内的病灶,从源头上可以进一步灭活肿瘤病灶并有效地预防肿瘤的复发与转移。对于放射治疗后临床靶区残留、复发或再发,以及拒绝进行再程放疗的患者,特别是某些病例受根治性放疗最大剂量以及受特殊部位如脊髓最大耐受剂量的限制,肿瘤临床靶区的残留、复发或再发病灶可以通过精确的影像导向对其进行消融治疗或局部肿瘤血管栓塞化疗来灭活病灶,减少肿瘤进一步发展、播散的机率,具有创伤小、疗效明显、可重复性高的显著优越性。微创治疗联合放射治疗,还可以使某些较大的肿瘤病灶通过消融治疗及局部栓塞化疗的方法实现病灶缩小、局限,以达到可以缩小放疗的临床靶区、计划靶区、增加最大放射耐受剂量、提高放射治疗成功率的目的。对放疗不敏感或敏感性较差的肿瘤,特别是某些抗拒放射线的肿瘤细胞,可以在放射治疗后及时补充局部微创治疗,在较大程度上弥补单纯放射治疗的不足。同时,由于肿瘤细胞在分次照射中具有四个变化,即肿瘤细胞放射损伤的再修复、肿瘤细胞的再增殖、细胞周期再分布、乏氧细胞的再氧合,特别是由于肿瘤细胞的再增殖,使放疗后残存肿瘤细胞出现加速再增殖即周期静止细胞进入增殖周期,此为放射治疗局部控制失败的主要原因,而微创治疗与放射治疗的联合应用和相互补充,可以有效地针对末次放射治疗后重新进入增殖周期和放射线耐受的肿瘤细胞,能够较为彻底的杀灭肿瘤病灶,达到较好的局部控制效果,进一步巩固放疗的疗效、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提高患者的近期生存率。二、多种微创治疗方法序贯联合治疗‘〕随着肿瘤微创治疗学科的不断成熟和深入发展,肿瘤微创治疗的范畴及其内涵进一步拓展和完善。各种不同机理、不同特色的微创治疗手段通过相互序贯联合应用,治疗肿瘤的疗效得以不断提高。序贯联合模式是以肿瘤的生物学行为和临床、影像学及实验室检查如肿瘤相关标记物检查为依据,以对肿瘤产生最大程度破坏和最大限度保护人体生理机能、免疫功能为原则,按照科学的次序将数种微创治疗方法有机结合起来,以达到优势互补、提高疗效为目的的微创治疗模式。肿瘤微创治疗的序贯联合模式特别是血管性微创治疗与非血管性微创治疗的有机结合,通过不同机制对肿瘤组织进行破坏和灭活,是肿瘤所在器官水平的整体区域性治疗与病变水平的局部强化治疗的双重治疗。以原发性肝癌为例,将肝动脉栓塞化疗即。,、消融治疗两者序贯联合应用,即在的基础上,经过肿瘤残留活性成分的影像学判断与分析,对肝内残留活性病变进行消融治疗,可使病变区肿瘤组织包括残留病灶、子灶和微小病变完全坏死,进一步提高了治疗的效果。其机理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原发性肝细胞癌是一种多发性病变多中心起源或早期即沿门静脉播散。治疗优点为器官水平的整体治疗,在抗血管治疗中也发挥重要的作用,能有效地减少肿瘤区的血供,而目减少了治疗过程中由于血液流动造成的药物或热量流失,使消融治疗的效果明显增强。在此基础上再行消融治疗,可以克服单纯治疗后病变完全坏死率较低约为的不足,最人程度地杀灭碘油沉积区或其周围残存的肿瘤细胞,使肝癌的完全坏死率明显提高。在对肝癌主瘤和子灶、肝内微小病变进行治疗的同时,可通过碘油标记肝内病变包括子灶及微小病变,从而克服消融治疗较易遗漏肝内较小病变和微小转移性病变的不足同时可以为下一步消融治疗提供较为准确的依据。消融治疗可明显延长治疗的时间间隔,避免了多次反复治疗引起的肝功能损害及其所产生的严重的并发症,提高了患者的生存质量和远期生存率「。消融治疗对门静脉癌栓也有较好的治疗作用。三、肿瘤微创淋巴结清扫传统的肿瘤外科淋巴结清扫是指在直视下将肿瘤原发灶附近的区域淋巴结完整切除、以预防肿瘤复发及转移的外科治疗方法。肿瘤微创淋巴结清扫是指在现代医学影像设各的导引下,对肿瘤区域淋巴结包括前哨淋巴结以及远处转移性淋巴结进行灭活的先进微创治疗技术,如工‘放射性粒子组织间植入、超声聚焦治疗等。微创淋巴结清扫较传统的外科淋巴结清扫具有以下优势在医学影像设备的精确导引下,采用先进的微创治疗技术,具有更强的针对性创伤小,更易为肿瘤患者所接受可重复性强清扫彻底,对于影像学所发现的转移性淋巴结以及可疑转移性淋巴结能够一并清除,从而提高了肿瘤淋巴结清扫的疗效。对于特殊部位的转移性淋巴结,如腹膜后转移性淋巴结,传统的外科手术清扫操作复杂且风险较大,而微创淋巴结清扫安全性高,创伤小,精确定位、精确灭活,可以有效的灭活转移性淋巴结,包括大血管间的肿大淋巴结。微创淋巴结清扫同样遵循不同肿瘤具有特有淋巴引流途径的规律,可以依据影像学资料所提供的信息,特别是一或者是增强所显示的肿瘤引流途径的转移性淋巴结,通过不同入路、不同方法、有针对性的对引流的各站可疑转移性淋巴结进行灭活,同时,对于部分尚须鉴别的肿大淋巴结可以通过细针穿刺的方法进行病理活检以明确病理性质、指导治疗。精细的微创淋巴结清扫是治疗与诊断的结合体,对于所要灭活的淋巴结,无论术前或是术后应明确其病理诊断,使得治疗有的放矢,同时有助于肿瘤分期、指导下一步治疗。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对于已发生区域或区域外淋巴结转移、失去手术切除机会而又对放化疗不敏感的肿瘤,微创淋巴结清扫具有特殊和独到的价值,不仅可以破坏或灭活转移性淋巴结,而且可以中断或阻碍肿瘤淋巴道转移的某一途径、遏制肿瘤的快速转移,同时配合原发病灶的治疗最大程度上对中、晚期肿瘤起到有效的治疗作用。对于此类传统的外科淋巴结清扫术无法进行的中晚期肿瘤患者,微创淋巴结清扫一改以往消极治疗或安慰性治疗的被动局面,可以使得患者的生命质量最大程度获益。因此,肿瘤微创淋巴结清扫是继外科淋巴结清扫术后提高部分中晚期肿瘤患者生命质量、预防肿瘤复发及转移的一种新的治疗手段,肿瘤微创淋巴结清扫也将随着微创技术的深入发展成为一种全新的治疗理念。四、根治性肿瘤微创治疗局部、区域微创介入治疗联合全身多层次治疗随着肿瘤微创治疗学科的不断发展,在循证医学的指导下,越来越多先进的微创治疗手段通过相互之间的序贯联合应用以及微创治疗联合生物治疗的新模式,对某些肿瘤达到根治的目的,取得与一些肿瘤根治性治疗相媲美的疗效。因此,继肿瘤“根治性外科切除”、“根治性化疗”、“根治性放疗”之后,根治性微创治疗应运而生,如原发性肝癌的“序贯联合消融治疗生物基因治疗”,早期乳腺癌的“微创介入治疗区域性动脉灌注治疗生物基因治疗及全身系统性治疗”「‘」一「。根治性微创治疗是在现代医学的基础上,结合先进医学影像技术和迅速发展的微创治疗技术而产生的。同肿瘤的其它治疗手段一样,根治性微创治疗需要掌握一定的适应证,如早期的肿瘤。对于中、晚期肿瘤,部分病例可以达到根治性微创治疗的疗效,部分病例目前仍以姑息性微创治疗为目标。可以预见未来一年,根治性微创治疗联合生物基因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将成为早期肝癌和乳腺癌等肿瘤的首选治疗方法之一。根治性微创治疗的深层次涵义是指病变局部的灭活治疗、器官水平的区域性治疗以及全身水平的多层次治疗,如上述我们所倡导的肝癌微创治疗的新模式序员联合消融治疗和生物基因治疗。随着人们对肿瘤生物学行为认识的逐渐深入,我们还可以预见单一治疗手段的“根治性”治疗等使患者和医师产生错觉或误导的习惯性术语,将从肿瘤教科书中逐渐消失或仅仅作为一种经验教训的历史性总结。取而代之的是“根治性治疗”的全新概念,即“根治性治疗”是指局部、器官水平和全身水平的癌细胞消失,而非某种单一层次治疗所能达到的疗效。五、人性化、理性化治疗在人类征服癌症的历史上,传统外科手术、化疗、放疗无疑发挥了并将仍然发挥着重要的、积极的治疗和探索性作用。但坦率地讲,传统的“根治性治疗”概念是人们对肿瘤生物学行为研究、探索、理解过程中的一种不完全的、局限的认识,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患者治疗方法选择上的一种过于乐观的暗示及误导,是以机体生理功能或免疫功能的巨大破坏甚至丧失为代价。尽管它反映了抗癌医师们一种善良的愿望和治疗肿瘤的决心、信心,然而在某种意义上有悖于人性化、理性化理念,在某种程度上制约着肿瘤治疗的进步。例如,年,创立了乳腺癌根治术,随后“扩大根治术”、“超扩大根治术”先后被广泛应用,然而患者的生存率并未得以提高。上世纪年代,总结了前人的经验教训,在循证医学的基础上,提出了大胆而又科学性的假设,即“乳腺癌一开始就是一种全身性的疾病,任何原发灶和区域淋巴结的处理方式都不影响患者的生存率”,乳腺癌根治性切除的势头从此逐渐得以遏制。然而在此之前,数以百万计的乳腺癌患者已经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理、生理和生活质量的代价。如果说的假设和实践改变了乳腺癌治疗的历史,微创介入治疗联合全身系统治疗特别是生物治疗又将进一步改变乳腺癌治疗的历史,引起乳腺癌治疗的第二次革命,使千千万万乳腺癌患者特别是早期乳腺癌患者受益同时,真正体现出一种人性化、理性化治疗。综上所述,肿瘤微创治疗代表了以患者为主体的科学化、理性化治疗,是“生物一社会一心理”医学模式的一种具体体现,从生理、心理两个层次上减少患者的“创伤”。传统的三大治疗手段手术、化疗、放疗虽然对某些肿瘤的治疗起到一定的积极的重要作用,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受患者一般情况较差、肿瘤组织对化疗药物不敏感或受放射治疗最大剂量的限制。肿瘤微创治疗涵盖了现代先进影像学引导、高科技、创伤小并疗效确切三大要素,因此有别于单纯强调“小切口”、“小创面”的“微创手术”或“微创外科”等概念。此外,我们主张尽可能用微创“治疗”而不用“手术”、“外科”等术语,以减少患者特别是晚期患者心理上的压力。随着高新科技的不断发展和社会医学观念的不断更新,创伤大的、对人体免疫功能损伤大的治疗方法将逐渐向微创治疗和生物基因治疗的方向发展。微创治疗联合生物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的新模式将成为新世纪肿瘤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文源于网络,不代表本单位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仅做信息分享、学习交流之使用。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