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苏)-非经营性-2016-0073  药监局投诉举报电话:12331 EN
您的位置 :  首页  >  介入治疗 > 肿瘤消融
38 例周围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CT 引导微波消融 术后并发症护理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3-16 点击量: 3012

[摘 要] 总结 CT 引导下经皮穿刺微波消融治疗 38 例周围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并发症的观察及护理。 主要并发症包括

气胸、出血、胸腔积液、消融后综合征、疼痛。 护理措施包括术中严密观察生命体征变化;患者平卧位或略患侧卧位,保持呼吸道通

畅;加强体温的观察和护理;解释疼痛原因,消除患者顾虑,对症处理;密切观察患者尿量及尿色变化;鼓励患者深呼吸、咳嗽,保持

呼吸道通畅,防止肺部感染。 本研究中,全组局部控制率 37%(14/38)。 共发生并发症 27 例次,均经对症处理后,症状明显缓解或消

失。 所有患者均未发生术中和围手术期死亡。

[关键词] 周围型肺癌; CT 引导; 微波消融; 并发症; 护理

[中图分类号] R473.73 [文献标识码] B [DOI] 10.16460/j.issn1008-9969.2015.24.054

经皮穿刺微波消融是指在 CT 影像的引导下,

将微波天线经皮穿刺进入肿瘤组织, 肿瘤灶中的极

性分子和带电粒子在微波的电磁辐射场作用下可出

现激烈的转动,从而产生摩擦生热的效应,这种效应

可使肿瘤组织在短时间内温度上升到 70℃~160℃,

此温度足以使肿瘤内的蛋白质发生变性, 使瘤细胞

发生凝固性坏死,从而起到治疗肿瘤的目的[1]。 研究

认为[ 2 ],对于因心肺功能障碍及其他并发症不能耐

受或不愿行手术治疗的患者, 经皮穿刺微波消融治

疗肺部肿瘤的效果确切,临床疗效可靠。 但是,由于

微波消融仪无法实时监测净功率、实时控制温度、消

融针型号单一、 技术要求高、 无规范操作指南等原

因,其术后并发症仍需临床工作重视[ 3]。 本研究选取

周围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38 例,在 CT 引导下施行

经皮穿刺微波消融治疗, 总结术后并发症的观察及

相应的护理措施,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共纳入 2013 年 6 月—2015 年 6 月

施行经皮穿刺微波消融治疗的周围型非小细胞肺癌

患者 38 例。其中男 21 例,女 17 例,年龄 50~79(57.34±

9.11)岁。共检测出肺内病灶 41 个,病灶直径>3.0 cm

者 12 例,≤3.0 cm 者 26 例, 所有患者均经病理确

诊,且均经胸外科、肿瘤科、放疗科和影像科会诊。

1.2 手术方法 采用德国西门子 Sensation 16 排螺

旋 CT 机进行引导。 使用经皮穿刺微波消融治疗,采

用水循环冷却系统降低天线表面温度。 根据患者的

术前 CT 图像,确定病灶的位置、大小、形态及与比

邻器官的关系,选择最佳穿刺点、穿刺路径及合适的

微波天线。执行消融治疗时,均采用 2 450 MHz 微波

频率,消融功率 60 W,直径 2~4 cm 的肿瘤消融时间

为 4~10 min。 直径>4 cm 的肿瘤行多部位叠加消融,

并超出肿瘤部位 0.5~1.0 cm,以防肿瘤复发。 消融完

毕,边拔针边辅射微波凝固针道,术后消毒并包扎伤

口,患者卧床休息。

1.3 治疗转归 本研究中, 全组局部控制率 37%

(14/38)。 共发生并发症 27 例次,均经对症处理后,

症状明显缓解或消失。 所有患者均未发生术中和围

手术期死亡。

2 并发症观察及护理

2.1 气胸 气胸是微波消融后最常见的主要并发

症,发生率为 30%~60%[ 4 ]。 本研究中,出现气胸者 5

例,其中,肺压缩<20%者 3 例,肺压缩 50%者 1 例及

迟发型气胸 1 例。 分析气胸出现的可能原因:(1)老

年癌症患者胸膜弹性降低, 回缩差, 且大多闭气困

难,配合度差,容易引起气胸;(2)穿刺点定位不准

确,操作手法不熟练等人为因素,导致多次反复的微

波穿刺针穿刺。 护理对策:术中严密观察患者血压、

心率、心律、呼吸、血氧饱和度和面色等变化,并给予

双鼻塞吸氧 2~3 L/min。3 例少量气胸(肺压缩<20%)

患者无相关症状,未予特殊处理,手术顺利完成,返

回病房后给予吸氧治疗,3~7 d 后复查 CT 气胸消失

或大部分吸收。 1 例肺压缩 50%患者,出现呼吸困难

症状, 即刻协助医生行胸腔闭式引流, 加大吸氧流

量,待症状缓解后手术顺利完成。 闭式引流 48 h 后

复查胸片显示气胸消失,拔除引流。 有报道称[ 5 ],少

数微波消融后患者术后亦可因剧烈咳嗽等原因而出

现迟发性气胸,一般于微波消融术后 2~3 d 出现。 因

此,术后继续加强监护,观察患者有无胸闷、胸痛、气

促等症状,及时配合医生进行处理。本研究中 1 例出

现迟发型气胸,患者无自觉症状,无需特殊处理。 另

外,微波消融穿刺及拔针的过程中嘱患者屏气,避免

穿刺针划裂表面肺组织,同时边加热边拔针,使针道

边缘组织凝固等[ 6]。

2.2 出血 出血的发生率<10%,多以咳血为主要表

现,严重出血发生率<1%[ 7]。 本研究中,5 例患者出现

咳嗽伴少量鲜血,CT 显示沿穿刺针道附近的肺组织

实变或毛玻璃状影。 分析原因可能是由穿刺针或微

波天线在穿刺过程中,损伤肺组织或胸壁血管所致。

主要护理措施为术中密切观察生命体征及患者咳

嗽、咳血情况;保持患者呼吸道通畅,平卧位或略患

侧卧位,禁向健侧卧位或坐位,避免血液或血块堵塞

健侧支气管;头偏向一侧,防止窒息,护士及时清除

气道血液,保持呼吸道通畅,并遵医嘱静脉推注止血

药,由于消融本身可使血液凝固,故症状得到控制,

手术顺利完成;术后指导患者卧床休息 24 h,密切

观察患者的生命体征变化; 持续心电监护及低流量

吸氧 24 h,发生异常及时报告医生。

2.3 胸腔积液 胸腔积液是皮穿刺微波消融治疗

非小细胞肺癌主要的术后并发症之一, 发病率在

10%左右,但积液量相对较少,一般无明显症状,患

者可自行吸收[ 8]。 其主要与术后胸腔积液与肿瘤或

周围肺组织受热后局部出现炎性渗出有关。 本研究

中有 4 例患者在术后复查 CT 发生少量胸腔积液,

经密切观察与抗炎及支持治疗后自行吸收。 护理对

策:密切观察患者生命体征,注意体温变化;观察患

者有无胸闷、气促及疼痛,出现上述情况警惕胸腔积

液的发生;患者取半卧位,给予持续低流量吸氧;鼓

励患者卧床休息,给予高蛋白、高热量、粗纤维饮食;

做好患者心理疏导,告知患者可能出现的情况,消除

患者焦虑, 稳定患者情绪; 对于胸腔积液较多的患

者,配合医生进行闭式引流,观察引流液颜色及引流

量,每日更换引流管等,本研究未出现此类患者。

2.4 消融后综合征 约 2/3 患者可能发生, 主要是

由于坏死物质的吸收和炎性因子的释放引起, 主要

表现为发热(38.5℃以下)、乏力、恶心、呕吐等症状[3]。

尽量避免长时间体温升高, 因为长时间发热使机体

代谢增强,不利于术后肺组织修复和再生。本研究有

6 例患者在术后第 2 天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 体温

波动在 37.5℃~39.8℃,持续 2~3 d,物理降温及药物

对症治疗,发热逐渐消退,均未出现严重并发症。 主

要护理措施为加强体温的观察和护理,术后每 4~6 h

监测体温 1 次, 连测 3 d。 在发热患者中,3 例为低

热,体 温 37.3~38.0℃,嘱 患 者 多 喝 水,未 予 特 殊 处

理;2 例患者体温>38.5℃, 采用乙醇或温水擦浴,嘱

患者多饮用温开水, 同时吲哚美辛栓 50 mg 肛塞;1

例患者体温>39.0℃,复查 CT 提示肺部感染,考虑可

能是因为此例患者在术前已合并肿瘤周围炎症,可

能为肿瘤所致阻塞性炎症,手术时并未痊愈,导致术

后体温持续升高。因此,建议如果患者治疗前存在感

染,应在其感染痊愈后再行微波治疗。 查明病因后,

给予头孢哌酮 2 g,溶于 100 mL 氯化钠静脉滴注,每

次滴注时间 30~60 min,2 次/d;对体弱者防止散热期

因大量出汗而虚脱,及时补充液体和电解质。

2.5 疼痛护理 本研究采用长海疼痛尺对患者的

疼痛程度进行评估[ 9],包括术中和术后疼痛护理。 疼

痛主要是因为治疗所致的组织炎性水肿, 被膜张力

增高引起,深呼吸时疼痛加剧。 护理措施:耐心与患

者交流,转移其注意力;鼓励患者说出疼痛程度,观

察面部表情,了解患者疼痛程度;解释出现疼痛的原

因,通过抚摸的方式安慰患者,减轻紧张情绪;注意

观察患者疼痛的部位、性质、持续时间,有异常情况

及时汇报医生处理。 本研究术中发生中度疼痛者 3

例,2 例通过调整穿刺深度疼痛缓解,1 例遵医嘱给

予强痛定 100 mg 肌内注射,疼痛得以缓解,患者能

坚持完成治疗。 本研究中, 术后发生轻度疼痛者 4

例。 治疗后的疼痛一般较为局限,且程度较轻,持续

时间较短,3~6 h 可缓解或消失,无需特殊处理。 主

要通过心理疏导, 分散注意力, 充分休息等对症护

理,必要时给予止痛药物应用后均缓解。

[参 考 文 献]

[1] 郭 亚,孙亚红,宋鹏远,等.CT 引导下经皮微波消融治疗周

围型肺癌的临床研究[ J ].微创医学,2013,8(5):551-553.

[2] 王 瞻,许林锋.肺癌微波消融治疗进展[ J ].临床放射学杂

志,2014,33(7):1105-1107.

[3] 范卫军,叶 欣.肿瘤微波消融治疗学[ J ].北 京:人 民 卫 生

出版社,2012.

[4] 郭晨阳,胡鸿涛,李海亮.CT 引导经皮穿刺微波治疗周围型

肺癌[ J ].当代医学,2009,15(35):674-676.

[5] 卢 强,李小飞,韩 勇.微波消融治疗肺部恶性肿瘤的临

床疗效分析[ J ].中国医药,2012,7(5):557-559.

[6] 郭 亚,孙亚红.CT 引导经皮穿刺微波消融肺部恶性肿瘤

的临床观察[ J ].临床肿瘤学杂志,2013,18(7):642.

[7] Liu H, Steinke K. High-powered Percutaneous Microwave

Ablation of Stage I Medically Inoperable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Preliminary Study[ J ].J Med Imaging Radiat

Oncol,2013,57(1):466.

[8] 王 强,刘瑞宝,张立成.肺癌微波治疗进展[ J ].中国肺科杂

志,2010,13(1):78-81.

[9] 郭向丽,赵继军.疼痛评估的研究进 展[ J ].护 理 学 报,2008,

15(12):8-10


关闭
关闭